展馆 上海市吴中路1588号爱琴海购物公园7楼「明珠美术馆/光的空间 · 心厅」
日期 2020.10.19-2021.01.17
策展人 李丹丹
主办 上海明珠美术馆
支持 上海新华发行集团、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
票价 ¥0.00
640

时间剧场:翟永明文学与摄影展
Theatre of Time:
Zhai Yongming’s Words & Photographs
2020.10.19-2021.01.17
明珠美术馆/光的空间·心厅

2020上海国际诗歌节特别活动
免费入场

我,一个狂想,充满深渊的魅力
偶然被你诞生。泥土和天空

渴望一个冬天,一个巨大的黑夜
以心为界,我想握住你的手

640

翟永明自拍

《时间剧场》是一个综合性的展览,它呈现了我四十年的创作:文字的和图像的,以及社会的。我更愿意称其为“剧场”,这是因为在今天,我们的生活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表演空间,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都在各个社交频道上表演。我们的创作,我们的生活,我们的身体,我们的面孔,无一不在互联网上留下抹不掉的痕迹。这些痕迹有些是我们自已涂抹的,有些,则是不为人知地“被”留下。不同的是:时间剧场逾越了剧场的空间概念,将纵向的时间变成了空间,把个人的点变成了时间的线;最终贯穿、编织、呈现出了一个新的观看方式。

640

翟永明摄影作品《独白》系列之墨西哥女孩

在今天,摄影更是一种表演,它已成为一代人的媒介。个人的亲历体验和现实的自身魅力混搭在一起,使得个人也参与了纪录和塑造历史、描述和发现文化变迁。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部分和早已表达过的东西,经由个人的建构、编织、或批判,也成为当代艺术新的诠释和观看语言。摄影大众化、日常化之后,摄影爱好者也得到了解放,从水准和心灵上更为自由。我的摄影,与我的写作有关,但并非我诗歌的图解;它们互为参照。我的拍摄对象,大多与我关心的话题有关。多年的旅游途中,我拍摄过不少照片,对象以女性和儿童为主。我对纯粹的风光摄影不感兴趣,我关注的仍然是人,人的行为、表情、性格,以及留给我的瞬间印象。当我拍下他们,便与他们产生了奇妙的缘份,这就是我对摄影的神奇定义。

640

翟永明摄影作品作家肖像系列,北岛、芒克在法国朗斯火车站,2015.6

640

翟永明摄影作品作家肖像系列,西川在焦山,2016.3

与专业摄影师不同,我的拍摄随意而散漫,我尤其对技术层面的东西不感兴趣。我追寻的是镜头下的对象所呈现的状态,是一些特殊的、动我心魄的时刻。我最爱将镜头对准身边的朋友,捕捉他们不被注意的瞬间。这些时刻,往往是他们最松弛、最本真的时刻。我通过镜头一直看向他们的隐秘内心,我相信这是我与他们交流的另一种方式。

640

翟永明摄影作品弗里达系列(2018-2019),两个弗里达

此次展出的照片中,有一个系列是致敬之作,弗里达·卡洛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家。我对她作品的热爱,已经超出了一个业余爱好者的范畴,不时会写上一两篇诗文加以表达和发挥。最近,我尝试用一种陌生的媒介和角色扮演的方式,来叙述我的观念和新的故事:在灵魂深处,我们都是弗里达附体的女性。

640
640

翟永明摄影作品7米长卷《亲密的人中间》(局部)

“亲密的人中间”,是韩东诗歌里的一句。以此为题,我制作了一个摄影长卷。长卷记录了2018年11月,在南京四方美术馆的双个展:“韩东毛焰”。开幕式那天,艺术圈、文学圈来了不少的人。在参观和展览布展时,我用手机拍摄了很多“亲密的人”,也就是说:共同的朋友。手机相素有限,我想到可以参照《韩熙载夜宴图》,作一个长卷。全卷分为:布展、开幕、晚宴。长卷中间,有我的一些文字,诗句。我把照片拼贴起来,印在带宣纸效果的相纸上。展览期间,我会邀请朋友,随意在长卷上涂写文字。这是“随手拍”式的游戏之作,也是关于当下时代的真实记忆和私人叙事。事实上,我认为这是另一种文学表达,也许可以视作“文人摄影”。

640

组诗《女人》铅印稿,1984年

640

《人民文学》之《静安庄》首发,1988年4月

《时间剧场》的文学展示部份,蕴含了我四十年的写作历程,从最早在《诗刊》《诗歌报》上发表的《女人》,到历年来出版的诗集、散文集;再到白夜二十年的文化活动纪录,这些资料并不全面,最为可惜的是当年亲手铅印的组诗《女人》,一本也没有了。让我欣慰的是,朋友陈思安前两年从网上为我购回了1986年首发《女人》的《诗刊》,以及1988年首发《静安庄》的《人民文学》。以及我久觅未得、却有惊无险地在“白夜”墙上发现的、已经被水渍浸泡变形的《黑夜的意识》,1986年,它首发于《诗歌报》。这些资料于我无比珍贵,把它们放在一起,也可以大致勾勒出一个诗人四十年的创作实践。

640

今夜,我们读塞林格——片段朗诵/对谈/现场签售,2019年3月

感谢明珠美术馆,让我有机会重新整理了这些已经发黄褪色的资料和记忆,也感谢明珠美术馆为我举办的摄影与文学的时间剧场,让我在我喜爱的安藤忠雄的建筑中,重新穿越人生和艺术之旅。

/翟永明

跳脱出文本,形成了感性的、
私密的、充满惊喜的艺术书写

时光流淌,诗人的‘言说’与‘凝视’
成为相互间最完美的注脚

明珠美术馆非常荣幸地策划举办《时间剧场:翟永明文学与摄影展》。上世纪八十年代,翟永明大学毕业,到西南技术物理研究所工作。上班之外,她开始大量写诗。四十年来,翟永明以奇异的语言风格和诗歌意象以及特立独行的女性立场成为公认的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诗人之一。2019年,她获得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国际诗歌奖。文学之外,大众对她的摄影世界知之甚少,这些“非专业”的探索却由来已久,并非诗歌创作的简单镜像,而是跳脱出文本,形成了感性的、私密的、充满惊喜的艺术书写。时光流淌,诗人的“言说”与“凝视”成为相互间最完美的注脚。

这是一个文献、文字与图像展示并举的展览,通过挖掘整理诸多第一手的手稿、摄影、影像资料及作品,回顾翟永明从成都出发的传奇艺术人生,让观众得以第一次通过展览的形式较为全面地了解这位“白夜的缪斯”的精神成长史以及仍在进行中的文学与艺术实践。

作为“艺文两栖人”系列展览第八期,秉持一贯打破艺术门类间藩篱、走出传统展览空间桎梏的策展理念,也因着“展厅”设立在由安藤忠雄设计的“通向天空的被书籍包围的”独特场域,展览在充满象征意义的上下文中,构建起一座独特的关于文学、艺术、人生与社会的“时间剧场”。

/明珠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