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馆 明珠美术馆 7楼心厅
日期 2018.08.25 周六 15:00-17:00
主讲嘉宾 韩博
主办 上海明珠美术馆
语言 中文
韩博2

“读书行路:《路易威登游记》艺术展”展期内,明珠美术馆邀请诗人、旅行作家韩博来分享他游历世界的文化考察——20世纪之旅,一场精神史上漫长的、从未达到目的的旅途。

人生经停,夕光片刻,作为诗人和旅行作家,韩博在多年的旅行途中以生命的经验探取精神空间的维度,他的游记是一种世界文化史之行的私人记录,也书写下了用自我的游历换取“世界”的一部分。没有人是一座孤岛,也没有一座城市是20世纪的孤岛。

韩博在佛蒙特工作室

▲ 韩博在佛蒙特(Vermont)工作室

20世纪并非仅仅是一个刚刚过去的普通世纪,它其实是所有人类历史的一个汇集点。正是在这个世纪里,真正的“全球化”成为了可能,而某种意义上的上帝的第一次缺席,促使人们不得不踩在19世纪那些野心勃勃的“预言家”的肩膀之上为容纳自己生命的这个世纪匆匆描绘出一幅又一幅“蓝图”——那些大相径庭的蓝图。

20世纪如此耐人寻味。韩博的这一讲座聚焦于20世纪的文化与艺术观念之旅,地理坐标横跨欧亚大陆及美洲大陆,他从哈布斯堡王朝晚期出发,历经巴尔干半岛、德国、波兰、俄罗斯,直至美国。这是一场关于“新世界”的考古之旅,他将从二十世纪这个“上帝死了”之后的世俗化世界,探寻乌托邦或异托邦的失败与可能。

爱尔兰都柏林

▲ 韩博在都柏林

韩博,诗人,艺术家,戏剧编剧、导演,旅行作家。毕业于复旦大学,曾任复旦诗社社长,美国爱荷华大学荣誉作家。

出版有中文个人诗集《借深心》(2007年,作家出版社)、《飞去来寺》(2013年,台湾秀威)等,以及《与酒神同行》、《涂鸦与圣像》等七本旅行文学作品。曾担任包括刘丽安诗歌奖、珠江国际诗歌节、飞地诗歌奖、上海大学生戏剧节在内的诸多文学、艺术奖项评委,曾参加2009年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2014年法国巴黎第37届英法诗歌节、2015年德国第十六届柏林国际诗歌节,2017年俄罗斯第十届国际“莫斯科诗人双年展”,2017年6月至7月在德国汉堡和柏林参与多场诗歌朗诵会,同时进行博世基金会与柏林文学协会支持的德国当代绘画研究工作。2018年参与的国际文化项目包括:4月,应莫斯科国际诗歌节主席之邀,前往捷克布拉格,进行今年将在俄罗斯出版的俄文版诗文集的翻译工作;6月,应乌兰乌德大学东亚学院与外语学院之邀,前往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进行诗歌语言学术研讨活动;7月,应美国亨利·卢斯基金会之邀,前往佛蒙特诗人与艺术家之家,进行将在美国出版的英文版诗集的翻译工作,并完成首部长篇小说《三室两厅》。目前,诗歌作品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俄语和西班牙语等。

作为戏剧工作者,曾创办夜行舞台戏剧工作室,出品《椅子不知道》、《存在者》等十余部戏剧作品。作为艺术家,绘画、摄影、装置作品曾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M50艺术区及香港、莫斯科等地参与多次展览。

作为媒体工作者,曾经担任《外滩画报》、《星尚画报》、瑞典《Rodeo》中文版等多家媒体主编,以及《艺术世界》特邀编辑等。

捷克,昔日奥匈帝国
1奥匈帝国-卡夫卡

▲ 布拉格施特拉施尼茨(Strasnice)的卡夫卡之墓

2奥匈帝国-帅克

▲ 捷克作家雅·哈谢克(Jaroslav Hašek)笔下的好兵帅克(The Good Soldier Švejk)

贝尔格莱德与通往库斯图里卡之路

塞尔维亚的历史,不像长篇小说,倒像短篇故事合集,故事之间的牵绊,却又尽可独立成篇,而且越写越短,节奏切换越来越快,就跟夜店青年打碟似的。我相信,大多数人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都会被那些短篇故事搅得头晕眼花。不过,身处其中的贝尔格莱德人,却似乎总有办法淡然处之。

黄昏时分,卡莱梅格丹要塞就像一块电磁铁,被夕光接通了能量,将贝尔格莱德的人流缓缓吸来。虽然城门之间堆有坦克和大炮,提示着短篇故事的永恒主题,然而,故事的主角却是来享受时间的——“时间不是金钱”,莫莫·卡普尔借由《塞尔维亚人精神世界指南》一书表达出这样的观点,他甚至认为,每一个塞尔维亚人都拥有足够的时间,而正是这丰富的时间,构成了生活质量之根本。(韩博)

3贝尔格莱德

▲ 贝尔格莱德街景

“假如你从未看过他的影片,那就设想一下某种介入于吉普赛大马戏团与超现实魔法之间的东西。”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花果山水帘洞,藏于乌日策以西30公里的莫克拉山,一道蜿蜒蛇形的窄路将我们引向海拔千米的山头。停车之后先是一幅滑雪场的广告映入眼帘,它为杜尔文格拉多笼罩上一层浓郁的假日色彩,而后是库斯滕多夫(Kustendorf)国际电影和音乐节的海报,指示着艺术“飞地”入口。“这是我的乌托邦,”库斯图里卡说,“我在战争中失去来自己的城市(萨拉热窝),现在这是我的家。” (韩博)

4库斯图里卡木头村

▲ 库斯图里卡的“木头村”(Drvengrad)

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女儿杜尔文格拉

巴尔干是一个让人难以忽略的文明样本,即便在今天,它仍然扮演着预言家的角色,时刻提醒世人,历史远未终结,短暂的和平不过是意识形态细菌的幕间休息。而这片土地上,有着库斯图里卡式艺术创作取之不竭的素材,比如我们在返回贝尔格莱德途中,忽然被警察拦下来,声称我们违反了交通规则,要扣留驾照,一个月后法庭上见。我告诉他们:没有那么长的滞留时间,可以现在就付罚款。他高兴地问:能给多少?我说:依照法律该付多少?他坚持以《黑猫白猫》中吉普赛人的方式提问:到底能给多少?……为了拿回驾照,我对着身穿制服的黑市报出一个数目,他颇为满意,但提醒道:别把欧元给我,顺着车窗,直接扔到座位上,我什么也没看见。

那是一辆停在公路旁的警车,干干净净,不是电影道具。(韩博)

波兰的十三月

当我在一个月之内,第四次进入弗罗茨瓦夫(Wroclaw)的时候,脑袋里冒出这样一段话,它是波兰犹太作家布鲁诺·舒尔茨留在《鳄鱼街》里的诡异念头:“每个人都知道,再平凡、正常的年间,有时候会从岁月的子宫里蹦出来一个奇怪的年份。那是一些不同的年,独特的年,逆子之年。就像手上第六个小指头,在这些年的某处会生出虚幻的第十三个月。”

我的第十三个月,正藏匿在弗罗茨瓦夫“节庆的光辉”之中。(韩博)

11波兰弗罗茨瓦夫1

▲ 波兰,弗罗茨瓦夫

10波兰弗罗茨瓦夫2

▲ 波兰,弗罗茨瓦夫

弗罗茨瓦夫老城广场是一处彩色房屋簇拥市政厅中塔的长方形中世纪广场,它的西部除了有文学博物馆,还有抽象的玻璃喷泉。游客接吻,孩子写生,脚踩自行车的高大女神鸟儿一般掠过,她们是在附近读书的大学生。

佛蒙特(Vermont)
14佛蒙特-索尔仁尼琴

▲ 佛蒙特州的卡文迪许小镇博物馆

索尔仁尼琴在佛蒙特18年时间,这期间索尔仁尼琴完成了他着手多年的多卷本小说《红轮》。小镇博物馆每周只开一次,里面有关于索尔仁尼琴的展览

15佛蒙特-约翰逊

▲ 佛蒙特州的约翰逊镇

莫斯科
13莫斯科斯大林哥特

▲ 莫斯科风景

12莫斯科圣瓦西里大教堂

▲ 莫斯科,圣瓦西里大教堂